江门长优获悉,河北省近日印发《河北省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(2019-2020年)》(下文简称《方案》)。《方案》提出,落实带薪休假制度,鼓励错峰休假和弹性作息,在有条件的地区探索实施周五下午加周末的“2.5天小长假”政策措施。
    河北出台《方案》,目的是“加快破解制约全省居民消费最直接、最突出的体制机制障碍,培育新的消费增长点,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,保持全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”。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民众有出行时间,否则,再完善的体制机制都是在做无用功。
    客观而言,河北提出“2.5天小长假”并非首创,相关概念不仅在数年前就已经被提出,而且全国多地皆出台过类似规定,但从民众反馈以及相关部门的情况通报来看,收效甚微。错峰休假以及“2.5天小长假”,尽管看上去很美,但离真实落地还有很长距离。
 
    大多数人出行还是扎堆于为数不多的黄金周以及小长假。假日经济所表现出的短暂性、集中性和爆发性等特点,导致黄金周变“黄金粥”,道路拥堵、景区人满为患,出行体验大打折扣。而且游客出行时间高度集中、重合,也容易造成景区的过度开发与资源浪费。为了应对集中到来的游客,景区必须投入大量资源,完善基础设施,可一旦高峰结束,大量设备就处于闲置状态。
    错峰休假则是缓解上述种种弊端的最好药方,一直在呼吁、在鼓励,却迟迟得不到高质量落实。这不禁让人发问,这一好政策的落实究竟难在哪儿呢?
    错峰休假主要可以分为两类,一类是民众有足够的休假时间,可以自主选择错开高峰休假与出行,另一类则是某地政府部门可以根据地区实际,区别其他地区以及全国性的假期,安排本地民众错峰休假。
    实现第一种情形的错峰休假,主要依靠带薪休假制度的落实。带薪休假是最为灵活的休假方式,职场人士可以自主决定休假时间。经过多年呼吁,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,带薪休假意识已经逐渐深入人心,制度保障也越发完善。但带薪休假落实较好的主要是政府机关以及事业单位,在部分民营企业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,而这也是职能部门在下一阶段需加大力度的领域。
    第二类错峰休假形式,则有赖政府层面的制度安排。如部分地区推行的周五下午加周末的“2.5天小长假”,以及类似于广西在“壮族三月三”等民族传统节日划定了长假,杭州举办G20峰会、北京举办APEC会议时,有条件的单位都进行了错峰休假,这些休假模式取得了良好效果。
    “2.5天小长假”不仅增加了民众可自由支配的假期时间,使得出行安排更加灵活,也进一步增加了旅游目的地住宿、餐饮等方面的收入;传统节假日、重大活动期间的错峰休假在为重大活动举行营造良好环境的同时,也满足了民众的出行需求,可以一举多得。
    但是,除了广西、杭州、北京等少数区域,多数地区在政府部门推进落实错峰休假上,还停留在政策鼓励层面,真正出台规划使之落地的少之又少。此类假期相较于国家法定假期,缺少刚性规章条例保障,而如果又不像“壮族三月三”、杭州G20峰会、北京APEC会议具有较高的认同度,仅通过呼吁与鼓励,很难达到实现错峰休假之目的。
    因而,在落实错峰休假方面,除了要出台相关规定在政策层面鼓励倡导外,更应有具体与整体性的规划来确保落实。如将错峰休假的安排与本地传统节日、地方特色活动相结合,一方面能带动地方特色旅游产业的发展,另一方面也能提高假期的认同度,激发用人单位与民众享受错峰休假的热情。而且这种整体性的规划,在经过充分论证与试点基础之上,完全可以上升为地方层面的条例与法规,使其具备一定的强制性,再辅以一套可操作的落实细则,就能最大程度上实现错峰休假口惠实至。
    总之,落实错峰休假,提升民众生活质量与出行体验,仅有鼓励与倡导远远不够,还须有实实在在的科学规划和刚性制度作保障。如此错峰休假,方可蔚然成风,从而惠及民生,为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。

(责任编辑:株洲新闻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