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:据江门长优了解到,9月23日,成都至佳木斯K546/7次恢复开行,至此,宝成铁路近期计划中的运行调整已全部到位,“宝成铁路客车停运”风波可谓暂告一段落。
    复盘起来,一个稍显怪异的情况是:作为“一根绳上的蚂蚱”,公开奔走呼号的都是陕西、甘肃两省县市,而同样有宝成铁路轨道延伸的四川沿线地区,却未见太多动作,民间亦是如此。
    这条连通中国大西南与大西北之间的电气化铁路,曾经显著改变了“蜀道难”的格局,但六十年过去,南北段的境地已不能相提并论。简而言之,对于北段、陕西阳平关到宝鸡沿线,宝成铁路成了“生命线”,而从阳平关南下至成都,特别是广元至成都区间,现在它只是选择之一。
 
    从广元沿宝成铁路北上抵阳平关,著名的“公益慢火车”6064次现在要花上2小时出头,当它从阳平关一路驶向更北边的宝鸡时,则要进入宝成铁路的单线路段。这一段,由于穿行在秦岭间,列车的平均运行速度、铁路的整体通行能力都不如阳平关到成都的南宝成(复线)。
    《成都晚报》2017年的报道曾提到,为了让铁路坡度降为每公里只升高40米,达到通行火车的标准,宝成铁路修筑时,让铁路线在山涧中反复迂回盘旋。这样的修筑技术,被称为“展线”。“为了克服地势高差,过杨家湾站(宝鸡境内)后,宝成铁路就以3个马蹄形和1个螺旋形(‘8’字形)的迂回展线上升,线路层叠3层,高度相差达817米。”
 
    这里描述的主要就是北宝成的情况,此次在“宝成铁路客车停运”风波中感到焦虑的陕西略阳、凤县,甘肃徽县、两当都是北宝成沿线主要站点。今年7月,造成客运中断的灾害——白雀寺镇猫儿山部分崩塌,发生在略阳境内。受此影响,宝成铁路一度中断16天,后经攻坚抢险,有货运列车通过该塌方路段,但客运列车运营未恢复以往。
    据江门长优分析,之后“宝成铁路可能取消客运列车”的消息不胫而走,将引起了北宝成沿线地区的不安。

(责任编辑:株洲新闻网)